您的位置: 网界网 > 安全 > 正文

马斯克木马屠城

2019年07月24日 17:02:15 | 作者:佚名 | 来源: | 查看本文手机版

摘要:特洛伊木马,源自希腊神话。希腊军队久攻特洛伊不下,于是假装撤退,留下一座巨型木马。特洛伊人把木马当作战利品抬进城去。

标签
脑机
马斯克
接口基因

特洛伊木马,源自希腊神话。希腊军队久攻特洛伊不下,于是假装撤退,留下一座巨型木马。特洛伊人把木马当作战利品抬进城去。当晚潜伏在木马里的希腊战士杀出,打开城门。希腊大军入城,血洗特洛伊。

现在的“木马病毒”这个称呼,即源自于特洛伊木马屠城。“一经潜入,后患无穷。”

轩辕是我的朋友。他是个横跨中美两国的风险投资人。是个热心人,有美满的家庭。而不是冰冷的挣钱机器。

问:马斯克宣布开发出了脑机接口,能连接手机进行操作。我看见周鸿祎在朋友圈评论说:“360不得不提前准备开发大脑卫士,大脑杀毒,人脑防火墙,否则这系统肯定也有漏洞,万一被人利用劫持,或者手机中招,然后通过脑机接口干点什么。”

轩辕:马斯克在人类登月50周年前两天宣布这个消息。我相信他是在借势。把脑机接口暗示为登月那样的科技大事,人类进步的象征。无形中增加人们向往的情绪,减少人们谨慎的质疑。马斯克不止是会造火箭,他在好莱坞大片里出镜演英雄,他懂得如何进入人心。

问:你有质疑吗。

轩辕:两三年前开始我一直在关注这个项目。马斯克进展之快实在超出我想象。已经在老鼠身上做了试验。下一步是人体试验。这在美国需要FDA通过。不过这是一场军备竞赛。不管你怎么看,我相信在地球上某些地方,人体试验已经在进行了。

问:那意味着什么。

轩辕:我感到无力,恐惧。

问:为什么。

轩辕:马斯克会成为神。拥有无上的权力。过去人类与自然结合。现在人类与科技结合。这个结合会产生前所未有的权力。用脑机接口为瘫痪的人服务,这是个幌子。既然机器可以知道人脑在想什么,那人就不再有秘密,不再有隐私。既然机器能够让人脑产生错觉,它就可以操纵人脑。

问:特洛伊木马。

轩辕:人类玩了几千年的把戏。他们说我给你一颗巧克力,表面很甜,但里面是毒药。他们不会说我会操纵你的脑袋,那样人们会愤怒。不过他们说,我们想帮助瘫痪的人和抑郁的人。我们可以给你一个美丽的梦,在梦里你可以当皇帝,就像「盗梦空间」里那样。人们会觉得,这是个好事情。

问:我记得马斯克曾经严厉抨击人工智能。说防止人工智能控制人类的方法之一,就是人与人工智能融合。于是要开发脑机接口。

轩辕:这又是一个特洛伊木马。人工智能在真正的复杂决策上要有突破还遥遥无期。但宣称要对付人工智能的那帮人已经开始进驻我们的脑袋了。人工智能是一个外面的敌人,可是为了对付它,我们情愿在自己的脑袋里装上一个内部的敌人。这太疯狂了。但有的人真的让这些都发生了。

问:有句话讲“养匪自重”。大臣对皇帝说,匪徒很强大,我们要扩军。皇帝同意了。然后扩军之后的大臣把皇帝挟持了。

轩辕:人们骂那些做网络游戏和信息茧房的人,因为人们感觉被操控了。可是人们把开发脑机接口的人称为英雄。太可笑了。用脑机接口控制你比用网络游戏或者信息茧房容易100倍。

问:他们也可能是真的想帮助瘫痪的人?

轩辕:为了帮助万分之一的瘫痪病人,让所有人暴露在被操控的危险之中,所有人都可能成为醉生梦死的傀儡。这笔帐很容易算。

问:我们可以选择不跟机器相连。

轩辕:很多人会。那些觉得在脑袋里插块芯片很酷的年轻人,在现实里不满的人,想成为超级人类的野心家。为什么不呢?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会快活得要死。刚开始的时候毒贩也会免费给你白粉。

问:然后呢。

轩辕:然后你就离不开它了。极端穆斯林会用人肉炸弹。那些脑袋里有芯片的人都会是灵巧得多的人肉炸弹。给芯片下指令的人就是他们的主人。他们会视那些没有装上芯片的人为异类。就像在一个混乱的贫民窟里(+微信关注网络世界),黑人会敌视白人,他们靠肤色来区别敌我。

问:我们怎么办。

轩辕:卡辛斯基说过一个道理,我理解成“多数人的胁迫”。当大部分人都使用一项科技时,你就失去了不使用它的权利。当大部分都开车,道路和城市就是为开车的人设计的,你不开车就很难生活。当大部分都用手机支付,你拿着纸币上街,发现没有店铺有零钱找给你了。

问:是这样。

轩辕:当有的人可以控制人脑,他们就拥有了无上的权力。游戏彻底结束了。美国还是一个声称的民主国家吗?不是。千万分之一的人控制着这个国家。

问:三亿人的千万分之一,是30个人。

轩辕:是。工具是放大器,它会放大强人的能力和权力。最起初是20%的人掌权,那可能是冷兵器时代。后来是2%的人掌权,那可能是热兵器时代。我们正在迎来最极致的情况,几十个人和他们的公司会掌握所有的能力和权力。

问:确实科技让权力更加集中。互联网说是去中心化,不过结果是赢家通吃,几大巨头越发成为中心。

轩辕:人脑是真正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运算。这是去中心化的最后的阵地。每个人都自己想问题。把人脑跟机器连上之后,并且可以无线操控。这块最后的阵地也消失了。

问:以太坊创始人接受采访说,Facebook的Libra代表美国政府和大企业,是中心化的力量。

轩辕:小扎。装了很多年的傻白甜。找摄影师来给自己和妻子、孩子拍很纯的宣传照。可是我绝不相信这是他的真实人设。他曾经出卖了用户的隐私,这是他的历史。他还要做跨界货币,这可能控制很多弱势国家的金融。传统的体制会瓦解。野心而不是敬畏心支配着这些硅谷大佬。他们的野心正在不受控制的膨胀。他们想坐在山巅操纵一切。

问:小扎和马斯克一样在跨越边界。

轩辕:让FDA允许在人身上做脑机接口试验。让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允许做区块链货币。这后面都是膨胀的野心。一旦跨过这一道口,他们的野心和权力就难以遏制了。这些硅谷大佬跟美国军方和政府有没有合作?闭着眼睛就可以知道答案。

问:还有什么。

轩辕:基因。人类早已能够读基因,他们声称这能够帮助人及早的预防和治疗疾病。下一步是编辑基因。已经有人这么做了。再下来是改基因。聪明、健壮、开放、自纠错,他们都可以改。人类会丧失最基本的公平。这个人一生下来,你就没有可能跟他竞争。

问:基因、大脑加上信息技术。比核武器强大一个数量级。彻底的新世界。

轩辕: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蝼蚁。

问:连你这样的人都是蝼蚁?

轩辕:是的。我有多少亿美金,你有多少万粉丝,都是大刀长矛,在飞机大炮面前都是破铜烂铁。他们动一个指头,我们的命运就改变了。

问:怎么解决。

轩辕:我不知道。但首先得说出来。

问:周鸿祎对脑机接口的评论还有最后一句。“人类在坚决摧毁自己的路上越走越快了。”

轩辕:我们得做点什么。让这个过程哪怕稍微慢一点。

[责任编辑:王秉鸿 wang_binghong@cnw.com.cn]